汽车 > 聚焦 > 文章详情

途歌失灵 汽车分时租赁露痛点

2017-02-17 08:56:00 北京商报

2月16日下午,途歌客服致电贾先生表示,因系统故障为用户带来不便,官方决定提供贾先生本次订单等额优惠券用于支付本次订单所产生的费用。

虚惊一场还是难以越过的鸿沟,汽车分时租赁品牌途歌遭遇诞生以来最强考验。2月16日,北京消费者贾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称,汽车分时租赁品牌途歌(TOGO)于该日凌晨遭遇系统故障,App无法打开、用户取车还车都无法正常使用。另有深圳几位消费者在途歌官方微博下发布截图并留言称,深圳地区的途歌用户也遭遇上述情况。直至2月16日中午时分,途歌官方微博回复部分用户称,因App升级导致系统发生异常。不过,不少涉事用户并不买账,称无法取还车已耽误用户正常工作,途歌此次故障还导致租车费用无故大幅上涨,要求官方给予赔偿。

2月16日下午,途歌客服致电贾先生表示,因系统故障为用户带来不便,官方决定提供贾先生本次订单等额优惠券用于支付本次订单所产生的费用。虽该事件看似虚惊一场,但系统故障引发对该品牌的伤害无法估量,汽车分时租赁模式看似前途无限,在运营、技术等方面仍是途歌品牌最大的考验。

故障:App遭遇技术故障  费用飙升数倍

订单无法结算并持续收费,还车用户无法锁车门,曾广受用户好评的途歌因系统故障遭到用户口诛笔伐。贾先生表示,2月16日凌晨左右在北京地坛附近的途歌取还车站点下单,驾车前往位于昌平区北七家附近,到家停车后贾先生因次日还将继续用车并未立即结算订单,2月16日上午7时左右,贾先生计划使用途歌App打开车门用车,但系统出现“-1011 Request failed:not found(404)”,App无法正常进入,车门无法打开。

贾先生立即拨打途歌官方客服,系统提示客服繁忙。无奈之下,贾先生弃车而去,并继续拨打客服电话寻求帮助。贾先生表示,由于途歌分时租赁是按照车辆行驶公里数+时长数计算车费,无法进入App意味着不能尽快结束订单。“我从7时30分-10时一直给客服打电话,但途歌官方客服一直无法接通,途歌是用手机开关车门,我弃车之后,系统订单还会继续收费,越晚解决这个故障,我要花的车费就越多。”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2月16日上午11时左右途歌App已可以正常服务,但官方客服依旧无法接通。贾先生表示,上午9时左右,途歌App系统恢复正常,但由于自己手机并不在车辆附近,不能远程结算订单,故该订单的车费一直按照0.28元/分钟的速度上涨。

比贾先生更苦恼的还有北京和深圳的另外几位途歌用户。北京商报记者在途歌官方微博留言处了解到,深圳用户、微博名称为“原本数码”的用户表示,因途歌系统故障导致无法在线还车锁车门,自己在车内坐了五个小时,不锁车门弃车担心后续车辆发生问题受到牵连,耽误五个小时时间已经严重影响自己的工作,希望途歌官方给予回复。北京用户、微博名称为“Jerry24K金”的用户发布截图表示,系统故障导致自己订单无故多出几百公里的行程。北京商报记者从该图中看到,该订单里程数为430.5公里,时长为22小时14分钟,费用共计1033.29元。另有北京用户、微博名称为“三顺她贰姐”的用户也表示,自己订单里程数无故多出600多公里,要求途歌官方给予相关回复。

贾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2月16日下午1时左右,途歌客服来电表示,因系统故障导致订单无法取消,平台会给予贾先生本次订单等额优惠券用于支付本次订单所产生的费用,但就该问题为贾先生带来的其他影响并未提出相应补偿措施。北京商报记者2月16日致电途歌客服并尝试联系该公司市场部相关负责人询问该事件进展,但截至发稿时未能取得联系。

共享:取还车不便  共享用车伪命题?

汽车分时租赁品牌途歌从去年开始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崭露头角。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途歌全称为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7月成立,注册资本1336.89万元,创始人王利峰为原摇摇招车联合创始人,原AA租车创始人、CEO。途歌为分时租赁汽车共享模式,以里程、时间作为结算标准,依托移动互联网和技术,实现用户租车、用车、还车的全程自助化。

北京商报记者2月16日体验发现,用户在注册时除需要提供驾驶证相关信息外,还需要缴纳1500元的押金。同时,途歌使用的车型大部分为进口奔驰Smart,收费标准为1.88元/公里,时间费用为早7时-晚21时0.28元/分钟,晚21时-次日早7时的费用为0.02元/分钟。除Smart外,目前该平台还提供标致2008、雪铁龙C3-XR及MINIONE等车型,已经开展业务的城市包括北京、上海、深圳。有消息显示,途歌于2015年9月获得了拓璞基金的数百元万天使轮融资,资金主要用于技术的完善和覆盖区域的拓展。

随时随地自主取车还车的方式成为该品牌最吸引用户的服务。不过,就目前来看,途歌尚不能完全实现该服务。北京商报记者在途歌App地图中了解到,目前该品牌在北京有40余个取还车点。大概覆盖范围为北至北五环、西至西三环、东至东五环、南至南二环。途歌方面介绍称,品牌采用更自由的还车模式,用户只需要在任何一个合法停车点即可还车。若在途歌网点运营范围之外还车,将按照距离最近网点的直线距离收取还车服务费。按照还车位置距离最近网点每1公里收取5元还车服务费,25元封顶,还车位置距离最近网点不得超过20公里。

对此,有汽车行业相关人士体验过途歌服务后表示,目前市场上不少企业宣称的分时租赁,随时随地取还车只是企业营销噱头,很难实现。途歌目前网点和车辆依旧很少,租车基本只能到网点取车,随时随地取车尚无法实现,这与途歌官方所言随时随地取还车的服务仍有不小差距。贾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此前使用途歌都只是去网点取车,但由于自己距离途歌取还车网点有2公里,一般会选择先骑一段共享单车,再完成取车。

考验:车辆风险难把控  商业前景待考

自共享单车火爆市场后,共享电动车、汽车分时租赁、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等品牌大量出现。不过,与共享单车相比,汽车分时租赁模式所要承担的风险和运营成本更加高企。

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分析师表示,无论是汽车还是新能源汽车的分时租赁,行业发展空间不小,但各个平台都要面临运营难关。一方面,与单价最高上千元的共享单车相比,一台汽车或新能源车的造价成本都在10万元左右,虽然各个平台都声称拥有防盗系统,不过,当品牌在市场上投放越来越多的产品之后,保证车辆安全将考验着每个品牌。另一方面,企业购置车辆、维护车辆的成本以及大城市停车位的选择也将是各个分时租赁品牌推广的重要难题。

然而,高投入也难言高回报。据一位不愿具名的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品牌负责人透露,除成本投入高外,汽车分时租赁模式运营难度大是最大瓶颈。一方面,不少平台为降低成本支出,减少配套服务员工,导致车辆无人维护,对外出租的车辆车况、卫生差,用户体验不佳;另一方面,平台运营效率差导致车辆调配难实现供需平衡,随时、随地、随取、随送难以实现,目前大多数租车平台只能实现门店或区域取车、还车,同时,大城市内停车位紧张,运营不到位,该模式与传统汽车租赁模式相比优势不大。

此外,该人士补充表示,途歌突然遇到系统问题对自身品牌伤害不小,但这样的问题又是大多互联网企业不可避免的事件,该故障对行业企业有警示作用,不过,做好汽车分时租赁系统还远远不够,未来如何走通商业模式,让企业获得利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链接:http://auto.nbd.com.cn/articles/2017-02-17/1077076.html

0
Auto_article_er Auto_recommend